主页 > 北洋民国 > 国民党把控国会与宋教仁遇刺
2018-06-19

国民党把控国会与宋教仁遇刺

? ? ? 孙中山在《临时约法》里给袁世凯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责任内阁。
? ? ? 然而袁世凯并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内阁总理嘛,还不是自己指挥的一条狗?自己兵权政权在手,难道你还能翻了天去?不行就换一个!
? ? ? 事实证明袁世凯是对的,首任内阁总理唐绍仪表示自己要履行责任,果断被袁世凯教了做人;内阁前后折腾了几次,最后换了个听话的赵秉钧上任做了内阁总理,所谓的“责任内阁”自然变成了一纸空谈。于是在袁世凯的指挥下,大家今天削弱南方兵权,明天提议军民分治,把南方的革命党逼得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偏偏人家这提议全都大义凛然,这就很难搞了。最后被逼急了的黄兴干脆主动放弃了南京留守之职。革命党人手里本来就不多的枪杆子,这下又少了。
? ? ? 不过革命党人表示天空飘来五个字:那都不是事!
? ? ? 咱们这是什么?这是民国啊!只要咱们在大选中获胜,顺利组阁,那不一样掌权么!
? ? ? 在这种思想的鼓舞下,以同盟会为基础组建的国民党在国会大选中所向披靡。而改组了国民党,一直忙于政党活动的宋教仁同学则俨然成为了未来的内阁总理。于是宋教仁开始飘了
? ? ? 我们此时,虽然没有掌握着军权和治权,但是我们的党是站在民众方面的。中华民国政权属于人民,我们可以自信,如若遵照总理孙先生指示的主义和方向切实进行,一定能够取得人民的信赖。民众信赖我们,政治的胜利一定属于我们。——宋教仁集·下·第456页
? ? ? 袁世凯觉得很自己有点忧郁
? ? ?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第一次做了大总统,又第一次把孙中山这些人都哄骗到了北京,做足了戏份让他们相信自己是个值得托付的政治家,又花了大钱请梁启超这些人组了一个“进步党”来给国民党打擂台。三件快乐的事情重合到一起,而这种快乐,难道不应该带给我更多的快乐么!但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 ? ? 孙中山:(袁总统)雄才大略、当世无可与代之人!——大中华民国史·165页
? ? ? 项城月馈三千元,已受之……党成后项城许助我二十万,然吾计非五十万不办,他日再与交涉也。——梁启超·梁启超年谱长编·658页
? ? ? 然而不管袁世凯怎么不高兴,血淋淋的事实都摆在了他的面前:国会选举的结果是国民党在众议院的596席中占到了269席;参议院的274席中占到了123席。国民党组阁已成定局,而宋教仁进京之后,必然要与袁世凯斗争到底。
? ? ? 没招了,弄死他吧!
宋教仁遇刺
? ? ? 1913年3月20日晚10时,宋教仁于上海车站遇刺身亡。凶手落网后,从其家中搜出了与当时总理赵秉钧通电的铁证,国民党人一下子就沸腾了——这妥妥的是袁世凯指使的啊!
? ? ? 其实这事究竟是袁世凯指使的,还是赵秉钧揣摩上意自己做的已不可考。但问题在于,宋教仁案成为了一年以来国民党对袁世凯各种行为不满的一个宣泄点,于是在这种情绪的引导下,以孙中山为代表的国民党人表示跟丫拼了!死磕!咱们光速发兵,打他个措手不及!我日本还有哥们,不行还可以找他们帮忙!
? ? ? 黄兴这些经历过战阵的人此时反而比较清醒——咱们拿什么跟人家打啊?当初又是裁军又是扣饷的,你手里有几条枪敢跟袁世凯对着干?可别扯了!还是坐下来谈谈走司法程序吧……
? ? ? 兴对于宋教仁案,纯主张法律解决——黄兴答黎元洪5月9日来电·黄兴与中国革命·153页
? ? ? 袁世凯表示你们别瞎说啊,我不是啊,我没有,这事跟我可没关系——不过你们要打,生死看淡,不服就干呗!
? ? ? 袁世凯做好了战斗准备。
报纸报道宋教仁遇刺
? ? ? 现在看透孙、黄除捣乱外无本领,左又是捣乱,右又是捣乱。我受四万万人民付托之重,不能以四万万人之财产生命听人捣乱!自信政治军事经验、外交信用不下于人,若彼等能力能代我,我亦未尝不愿,然今日诚未敢多让。彼等若敢另行组织政府,我即敢举兵征伐之。——传语国民党人·时报·1913年5月24日
? ? ? 袁世凯之所以觉得自己很稳,最重要的一点是“善后大借款”这事终于落实了,他口袋里又有钱了。
? ? ? 什么是“善后”借款呢?意思很简单,我们中国又是革命又是退位的,而清朝早就穷的底掉了,国库里哪有钱来处理后续的事情?所以为了帮助新生的中华民国自立于世界之林,各位列强老爷您是不是借点钱让我们来善后啊,嗯?
? ? ? 各国银行团表示借钱没问题啊!不过你自己也说了,中华民国穷得底掉,那你拿什么来做抵押物呢?
? ? ? 由于中华民国乃是从前朝手里接收的政权,因此各种条约也是原封不动的继承了过来。而在签订《辛丑条约》时,国内的部分关税跟盐税已经抵押给了外国人,这次洋大人们提出的条件,是你剩余的所有关税、盐税,以及北京政府所能实际控制的直隶、山东、河南与江苏四省的赋税。
? ? ? 签不签?
? ? ? 签啊!不签这仗怎么打!签!
? ? ? 可问题来了,按照规定,这玩意肯定是要国会通过后才能签字的。而国会现在的第一大党是国民党……这就很尴尬了。最后袁世凯一咬牙——老子自己签字,你们认不认?
? ? ? 当然认啦!
? ? ? 于是袁世凯快活的签了字,这笔期限长达47年、年息5.95%、总值2500万英镑的善后大借款,终于落到了北京政府的口袋里。
? ? ? 善后借款债券
? ? ? 不过大家先冷静一下,虽然名义上是2500万,可实际到帐的钱只有几百万英镑——至于为什么,答案很简单:黑社会放高利贷还要讲一个九出十三归呢,洋大人的借款,能说给你就给你么?之前各省向洋大人借的钱了解一下、革命期间给洋大人们造成的损失了解一下、你国外债了解一下……
? ? ? 此项借款,除清还外债、裁遣军队,整理盐务各项用款外,其堪以留供行政费者,止三百数十万英镑,不过敷六个月之支柱耳——布告善后借款情形文·1913年5月
? ? ? 但无论如何,袁世凯凑出了一副手牌,而此时的革命党人手里却连一副完整的牌都凑不出来。在这种情况下,战争已经是无可避免了。